top of page

外國媒體如何看6歲的臺北時裝週

今年 (2023) 3月20日起,台灣宣布COVID-19輕症免通報、免隔離,相關防治措施同步放寬,終於迎來法國、德國、英國、中東、日本、香港等10幾位國際媒體,實體參與3月下旬所舉辦的2023 FW臺北時裝週。(註: 2022 SS已有少數外媒來台)


臺北時裝週自2018年 12月初試啼聲後的前三年都只有在第四季舉辦春夏系列發表,2021年正式邁入春夏、秋冬兩季時裝週規格,與國際時裝週日程接軌,至今已走過六個年頭。撇開自嗨、他貶的各種報導與批評,這些經驗豐富國際媒體的來訪,正好是以外人眼光檢視臺北時裝週、臺灣設計師作品的良機,也提醒致力於成為亞洲第四大時裝週的臺北時裝週和年輕品牌設計師們,需要精進、升級之處。

2023 FW臺北時裝週的開幕秀首次移師臺南「南鯤鯓代天府」,主題聚焦臺灣傳統表演藝術與傳統工藝跨界現代時尚的創新設計。國際媒體搭乘高鐵在轉乘巴士風塵僕僕地抵達臺南觀秀,對於臺灣的歌仔戲、八家將等傳統表演結合服裝設計甚為好奇,紛紛表示對在地藝術的驚艷,秀後還不忘與歌仔戲台以及國定古蹟代天府牌樓合影。究竟外國媒體是如何看臺北時裝週呢?


多位外國媒體表示,「我喜歡臺北時裝週,因為它關注當地品牌,這正是外國媒體最感興趣的地方。臺灣人的熱情好客給我很棒的感覺,這與其他國際時裝週不同。」「我喜歡今年南鯤鯓代天府前舉行開幕秀的主題和工藝賞析,以及整體的音樂、藝術及時裝表演。」「台南開幕秀給我非常強烈的體驗,選擇令人驚嘆的古蹟與獨一無二的設計師與藝術家之合作創作非常有趣,我參加過很多國外的時裝秀,但不記得有什麼類似的…。」同時,外媒也點出,台南開幕秀的演出後,未有安排雞尾酒會或任何形式聚會讓媒體與設計師和藝術家見面交流甚為可惜,一方面沒機會對設計與工藝做深度的瞭解,也少了建立人際網絡的場合。


其次,國際媒體理解開幕秀的貴賓致詞從舉辦方的角度雖有其必要,但是否可縮短以讓設計師與媒體有更多的互動時間,同時避免時裝秀帶有政治訊息。另一項媒體觀察是,如果每一季都選擇台北以外的地點來展示創意系列作品是有趣的概念,那麼,是否該重新命名為臺灣時裝週而不是臺北時裝週呢? 開幕秀後的台南參訪給了外媒機會了解台灣的文化和人民,包括更深度的了解台灣景色及待客之道,這趟小旅行也讓外媒強烈建議,往後可多多邀請國際時尚攝影師、國際撰稿人、各國產業人士等影響者來台,以體驗的形式拓展台灣的時尚軟實力。

回到臺北參與永續時尚主題秀與多場設計師品牌秀後,外媒紛紛表示,聚焦質精的臺灣本土品牌是很好的安排,本次時裝週除了兩個品牌之外,大多數設計師系列都表現不錯。對於臺北時裝週的觀察也更加具體,包括: 大會的行程太為寬鬆,一天只排兩場秀,等待時間超過四小時,令外媒無法在4-5天留台時間看到所有設計師作品,建議每場秀或表演的間隔縮短,穿插設計師會面問候、一對一採訪、小組面談討論、主題講座或台灣當地紡織業交流會等,豐富外媒、甚至國外買家的在台行程。有外媒建議,台灣時裝品牌強項特別在於布料,當在秀上看到有趣布料或印花時,第一時間就希望可以近距離用手再感受,通常巴黎時裝秀之後第二天在展示間 (Showroom) 有re-see,也希望同樣可以出席每一位臺北時裝週設計師秀後的展示間,親手觸摸作品,了解布料及設計細節,更深入設計師的理念與系列背後的故事。


國際體媒也希望能設置外媒接待室放置設計師品牌相關資料,並為有所有節目 (設計師簡介、秀場上嘉賓致詞、設計師訪談、秀後報導資料、靜態展場、紡拓會邀約廠商) 和採訪提供完善的英文新聞譯稿。部分外媒表示,如果耗費過多心力資源在自行翻譯,很容易導致國際媒體人士不願意前來臺灣。這背後的重點就需要設計師提早在時裝週前 (非秀後) 準備完整的英文資料或新聞稿供媒體閱讀消化,加上有跨文化、懂時裝背景、具流利外語的人員陪同翻譯,以利媒體迅速掌握資訊完成撰稿、發稿,以及社交媒體分享。如果要擴大非英語地區媒體的參與,好比阿拉伯區域,則需要多了解三、四月齋戒月的規範與提供清真娛樂的選擇。

除了受邀請的媒體之外,目前臺北時裝週官網上並未供國際訪客如何取得入秀認證、自行註冊參與時裝週資訊,就算閱讀了外媒的報導,國際訪客仍無法進一步參與臺北時裝週,甚為可惜。外媒也提到,目前官網的設計可更加友善,包括: 閱讀瀏覽介面跳動、英文資訊不夠充分等需要調整。同時,官方代表在面對國際媒體採訪提出問題之時,希望能提供詳實的解答,也開放記者隨機發問,以便對時裝週有更深入的了解,例如: 永續是時裝界正在努力的方向,臺北時裝週如果要主推「永續性」,除了永續秀新聞資料中整理的永續布料細節外,需要提供更多具體數據; 其次,包括永續主題秀的贊助商、貴賓禮及展示細節也是外媒評論臺北時裝週永續性的關鍵因素,建議參考國際時裝週標準策劃,並加入永續教育。


透過外媒也發現,百分之七十的臺灣品牌設計師英語不夠流利,無法與外媒自如地進行英語訪談或交流,平面媒體尚可透過即席口譯,但這讓重視影音內容、需錄影的媒體感到相當無奈。要成為亞洲第四,臺北時裝週的整體規畫可以再細緻化、完整化,台灣設計師們如要走出台灣、接軌國際市場與買家,除了設計工作之外,還需要多方面提升。


品牌設計師的多方面能力提升是個複雜的議題,不僅需要時間培養,更需要舞台歷練,方能成為獨當一面的成熟設計師,若做不到此,遑論業績或實質成交。一般人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批評很容易,提出具體建議卻寥寥可數。國際媒體在臺北時裝週提出許多基本功的建言,設計師們不妨參考看看。舉例來說,有幾位設計師品牌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但在服裝系列或走秀的設計上少了一個閃光點和記憶點,現場及媒體報導就會缺乏吸引力。其次,不是每個品牌都適合或有機會做大秀,設計師可否可做些類似走秀形式的展示 (presentation),例如: 可以在較大的店面或空間舉辦品牌活動,讓觀眾可近距離與模特兒互動、近距離欣賞衣服,這項建議也涉及臺北時裝週的整體規劃型式是否可以更多元、有彈性。

再者,許多外媒也提出品牌設計師在秀場管理與場控的建議,包括: 秀場座位安排避免有空缺以至於畫面不好看、走秀燈光不足或過於黑暗導至拍照畫質不佳、秀場內的裝置設計需要考慮觀眾視覺與服裝呈現需求、設計師也需要思考如何在觀眾面前更好地呈現自己等。最後,品牌設計師需要考慮在大秀、服裝展示間、英文新聞稿中,提供外國媒體更多的線索與背景脈絡,讓設計理念更容易被非同文化背景的國際人士理解。


針對臺北時裝週的其他建言還有場地選擇與宣傳。一位外媒已參加三季臺北時裝周,官方場地大部分仍然在松菘倉庫舉行,他認為台北還有很多適合走秀的地方,也許可以嘗試更多的可能性,例如部分品牌選擇台北表演藝術中心、酒店泳池邊、高爾夫球場、淡水碼頭等,令時裝週更有趣,也可彰顯城市與地區特色。另外,台北松菸的五號倉庫頗大,規劃布置以買家為主,可否思考轉變為一般民眾也可積極參與的選品店型態,吸引更多民眾參加,擴大臺北時裝週對一般人的影響力。最後,一位外媒直接表示,臺北時裝週活動與實體街頭宣傳仍侷限於少數區域,受限於松菘倉庫的空間,無法邀請更多人參與,走出臺北就感受不到時裝週的氛圍,如果永續時尚是個重點,何不邀請更多非時尚消費者、觀眾參與,擴散時裝週至更廣的人群。


2024 SS臺北時裝週即將於2023年十月登場,當這些經驗豐富國際媒體即將再訪台,眼光挑剔的他們,只會更加關注時裝週的規劃與設計師的作品是否更進步、更國際、更上一層樓。做為時尚圈的一份子,我們給予建設性的批評外,更要好好愛護這個六歲的寶貝,讓臺北時裝週在設計師、學校、媒體、政府、時尚相關產業人士的共同努力下繼續成長。


撰文/圖片:吳世家 Chia Wu

如經轉載,請註明出處,尊重智慧財產權。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