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勝數位化時代:3D設計何以成為時裝行業的轉型關鍵


1995年,美國電腦科學家尼古拉斯·尼葛洛龐蒂於《數位革命》中寫道:「如果要問某個產業在數位化世界中有什麽前途,其實,前途取決與其產品或服務能不能轉化為數位形式。」正如預言所說,今日各行各業都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數位化變革,時裝行業也不例外。


是什麼能讓設計師一天建模300件樣衣?先賣貨後生產的magic又來自哪裡?當我們將目光聚焦於時裝行業在轉型中所面臨的現實問題,就會發現,3D數位研發是打造數位化生產流程的最大痛點之一。如何營造更高效、可持續的產業生態與發展模式成為時裝行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方向,3D設計也由此成為企業提高生產力的核心環節。只有深入掌握3D設計之破局法門,時裝企業才能在數位化這場時代遊戲中笑到最後。


當3D技術遇上時尚界:一場奇妙的化學反應


3D技術作為數位化紀元的象徵,代表著科技領域的一次突破性進展,時尚將澎湃的情感與深刻的美學注入到自身,是藝術最直觀完整的表現形式之一。當3D技術與時尚正面交鋒,背後其實是科學和藝術這兩個恆久母題的激烈碰撞。前者之於後者,是間接的靈感?還是直白的工具?3D技術用數碼、原子重組人類的藝術想像,沈默地述說著時裝的新生。2010年,3D列印被荷蘭設計師Iris Van Herpen首次引入到時尚界,在結晶系列中展現了液體轉變為晶體時旖麗的變化過程,並與建築師 Daniel Widrig 合作製造了一系列具有先鋒意義的 3D 列印服裝。


此後,從數位化印花面料到全虛擬式展覽,各大奢華時尚品牌一直在嘗試不同的數位化手段。例如,Louis Vuitton任命Final fantasy中的虛擬角色Lightning為其2016年春夏廣告的代言人;在官方宣傳片中, Lightning 成為拓展現實與虛擬界限的角色,不再身著單調的盔甲,繁美的路易士登新品在她的身上呈現出別樣的時尚感。


2017年,世界上第一個虛擬超模Shudu Gram誕生,時尚界敏銳地意識到3D創作所具備的巨大潛能,數位秀場風行一時。



如果說設計師和品牌的工具創新意味著來自生產層面的需求,那麽消費者對效率與個性化的追求,則推動企業利用數位化技術整合生產要素,快速響應不同的需求與偏好。在2021年的今天,3D設計已經重寫時尚界的遊戲規則,專耕3D服裝設計軟件技術的「玩家」不在少數,如 CLO3、Style3D、Browzwear、C-Design Fashion等。其中,曾獲3500萬美元融資的Browzwear近日入選《財富》雜誌,名列「2021年全球最具影響力企業20強」榜單,彰顯出3D技術在時裝產業的光明前景。


疫情陰影下,時裝行業的痼疾誰來根治?


受環境汙染、庫存積壓、周轉效率低等問題的長期制約,傳統時裝行業增長乏力,而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更是使得全球的時裝企業都遭受重創,數位化轉型已經成為行業提升效率、發揮優勢的生路之一。其中,3D技術作為供應鏈的核心力量,引導著整個設計、生產、溝通、銷售的全產業鏈數位化進程。


傳統的服裝設計流程需要經歷立裁、打版、樣衣、反復修改等多個環節,不僅效率低,中間耗費的人力、物力更是難以想像。但是通過 3D 技術平臺系統,設計師可以進行尺碼、圖稿印花、面料、輔料、色板、外觀造型及真實 3D 渲染等系列設計,創作出更豐富多樣的款式。3D服裝能夠在模特兒身上呈現出精準的試衣狀態,讓設計師得以即時查看變動效果,快速、高效地進行調整。


除了降低設計成本,縮短製版時長外,企業通過在電商平臺展示3D樣衣並收集數據,洞察消費者的內在需求與行為,從而打造出滿足目標市場特定需求的產品系列。企業可以利用3D技術提速、增效,進行小規模、快速回應、定製化的服裝生產,順應日漸多元化、個性化的時尚取向。


實際上,庫存問題一直是困擾服裝企業的痼疾,上海盛宇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朱江聲曾指出,「假設所有服裝廠關閉3年,消費者的衣服都夠穿。」這意味著,當前服裝行業超大的庫存量已足夠滿足全中國消費者3年的購買需求,倒逼服裝行業和企業高度重視庫存積壓的問題。3D設計幫助企業在服裝生產之前就開始銷售,大大提升從服裝設計到生產銷售的全流程周轉效率,最大限度地減少每年因無效生產而被浪費掉的滯銷存貨。


目前,紡織服裝行業已經成為僅次於石油行業的全球第二大汙染行業,也是全球耗水量第二大的行業,每年所產生的廢水量占全球廢水量的20%左右。綠色環保的可持續發展模式早已是大勢所趨,時裝行業需通過多種方式降低碳排放和污染足跡。企業可以通過精準、真實的3D展示,用數位樣衣代替傳統的銷售樣衣,不僅能減少高達80%的打樣面料浪費,還可以減少廢棄銷售樣衣對環境的影響,切實協助時裝行業的可持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