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VE ME N°5 香奈兒5號香水是迷信於奇數的藝術

「我相信第四度空間,還有第五度空間…,這來自於一種對於放心的需求,去相信一個人決不會失去每一件事,以及確保總有些事情發生在另外一面。」– 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

首先你必須去接受在成雙成對的風水概念之外,雙數並不是關於幸福的唯一咒語 ,因為奇數的祕密足以媲美藝術。

這是一個神祕的故事,一個抽象的藝術,一個帶著迷信的符號學,一個對愛情的追憶,更是一個基於反叛因子而生的策略。是意外也毫不令人意外,它成功了,它奏效了,或者應該說,它一如命中注定般地成為傳奇。


有一位俄國沙皇宮廷的御用調香師,他的名字叫Ernest Beaux恩尼斯·鮑。當時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與俄羅斯Dimitri Pavlovitch狄米崔大公爵相識並深深著迷於斯拉夫文化,而Dimitri Pavlovitch狄米崔大公爵也為她引薦調香師Ernest Beaux恩尼斯·鮑,開啟了CHANEL香奈兒N°5香水的契機,1921年,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請他創作一款”人工合成”的香水,沒錯,就是很人工的那種,不要那種天然單一的玫瑰香調或是百合,它必須是被組成的,被設計的,就像去縫製出一件衣服的概念那樣,只不過把它變成一種香味。去配合這個在當時香水界前所未聞的概念,Ernest Beaux恩尼斯·鮑向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提案10款香水樣本,分成兩個系列,一個系列是編號1到5,另一個系列是編號20到24。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選中了編號5的這個樣本,並說:「我選在5月5日舉行時裝發表會,一年當中的第5個月,就讓我們保留5這個數字作為名字,這會給它帶來好運。」有誰敢膽以單一理性的數字來替香水這麼女性化感性訴求的產品命名?


其實,整件事情也沒有那麼地理性,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對於「5」的直覺,可以追朔到她當初的摯友情人Boy Capel 卡培男孩。這位讓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愛上文學與詩作的紳士Boy Capel卡培男孩也非常著迷於命理與神祕學,他開啟了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對神祕意義研究興趣的一扇窗,不厭其煩地逐一與她分享討論印度教溼婆神5頭、佛教裡的5界、5眼、以及5在中國神祕學與煉金術中…等分別的意涵。從此,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總是選在5日舉行發表秀,在她公寓裡的水晶吊燈、燭台中顆顆石飾裡也可以發現5的蹤跡,她甚至選擇5個大理石獅子頭來裝飾自己的墳墓。


迷信是因為相信命運。這解釋了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對Catherine de Médicis凱瑟琳·梅迪奇這位16世紀法國皇后著迷的同理心情結。兩人在際遇上的諸多巧合 : Catherine de Médicis凱瑟琳·梅迪奇於1519年4月13日出生於義大利佛羅倫斯,父親是Urbino公爵,母親Madeleine是Auvergne的貴族,自幼喪母的Catherine de Médicis凱瑟琳·梅迪奇繼承了母親陪嫁過來的領地Auvergne,那正是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的出生地。同樣的,Catherine de Médicis凱瑟琳·梅迪奇也跟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一樣於兒時在修道院接受接受宗教教育。成長後Catherine de Médicis凱瑟琳·梅迪奇離開義大利,嫁給未來的法國國王亨利二世,她在1549年成為法國皇后,1559年喪夫,從此只穿黑色以示哀悼,一如當時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失去車禍身亡的摯友情人Boy Capel時哀慟之於設計出風靡全球新世代女性的經典黑色小洋裝,要全世界名媛貴婦與她一起穿上黑色致哀。有些迷信的Catherine de Médicis凱瑟琳·梅迪奇皇后與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一樣醉心於星座與符號學,任誰都可以意外地發現CHANEL的經典雙C標誌與Catherine de Médicis凱瑟琳·梅迪奇皇后的徽飾竟是如此地相似。


「5」也在20世紀初當代藝術浪頭上,達達主義與超現實主義運動的代表藝術家Max Ernst與Francis Picabia展現了數字5在前衛藝術作品論述中可以具有如此邏輯性的神祕樣貌,” quintessence” (精華)這個字當然來自於拉丁文字根”cinq”,也就是法文的「5」。這都是神祕的巧合,5這個數字確實瀰漫在當時達達主義運動時期的空氣中。


「5」使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女性之一,也使她與藝術家齊名,一如二十世紀初那些偉大的時代先驅藝術家,她的好友Picasso畢卡索、Jean Cocteau尚·考克多與Stravinsky史特拉汶·斯基,憑著來自於靈魂感的現代感,開始為新世界描繪輪廓,反思過後化繁為簡,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的直覺,證明出 ”現代感” 只能以 “減法” 來表現,配合再簡單不過的命名 – 一個數字,它的包裝只有一個簡單而低調的瓶身和標簽,她是”極簡主義” 誕生之前的極簡宗師。「是藝術家們讓我知道了什麼是嚴謹。」以成功藝術家所有天賦、標準與思維來要求自己的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曾經這樣說。她的N°5香水在1959年被美國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納為永久典藏。

另一個關於奇數的迷信: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她的出生日「19」被用來作為1970年最後推出的一瓶香水名稱。


巴黎時尚博物館(Palais Galliera)特展 GABRIELLE CHANEL FASHION MANIFESTO

《嘉柏麗·香奈兒女士時尚宣言》中有特別為N° 5香水打造的空 © Laurent Vu_SIPA


巴黎時尚博物館(Palais Galliera)特展 GABRIELLE CHANEL FASHION MANIFESTO

《嘉柏麗·香奈兒女士時尚宣言》中有特別為N° 5香水打造的空間|Photo by Olivier Saillant



法國女星Marion Cotillard參觀GABRIELLE CHANEL FASHION MANIFESTO

《嘉柏麗·香奈兒女士時尚宣言》特展時凝視著傳奇香水N° 5的原版瓶身



香奈兒N°5香水


By Gene Ku

如經轉載,請註明出處,尊重智慧財產權。


85 次瀏覽0 則留言

​歡迎訂閱風格行銷資訊,掌握第一手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