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 CLEEF & ARPELS巴黎展覽FLORAE交織蜷川實花攝影與梵克雅寶工藝的花花迷宮

讓珠寶作品與藝術家作品對話一直是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的傳統,因為梵克雅寶依然深信高級珠寶不只是商品,更是一種裝飾藝術,珠寶更值得被其他的藝術形式讚嘆,以藝術創作讚頌珠寶工藝,其最多面並夢幻的實際體現,莫過於2021年9月初至11月中旬於巴黎place Vendôme芳登廣場舉行的展覽<FLORAE>。花卉。


花卉珠寶作品閃耀於花卉攝影藝術裡。這個展覽的起源可說緣起於Mika Ninagawa蜷川實花。2017年,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與蜷川實花邂逅相識,並建立出一種創意共識,2018年,珠寶世家邀請她於巴黎組織一場花卉展,此意念後來就促成了展覽<FLORAE>的誕生。 說起Mika Ninagawa蜷川實花,這位與台灣淵遠匪淺的日本攝影藝術家,因她標誌性的花卉影像風格,多次為台灣時尚雜誌拍攝,還曾經於2016年台北當代藝術館舉辦她出道以來最大的回顧展。在這次巴黎place Vendôme芳登廣場舉行的展覽<FLORAE>中,將蜷川實花迷幻華麗近乎kawaii的高飽和度攝影,透過玩弄顏色與光線間的互動形式,讓珠寶作品、攝影作品、展場建築三個面向共同營造出自然與人造之間的迷宮,讓蜷川實花觀看花的方式與我們欣賞珠寶作品的視角形成稍縱即逝的對比。這場蜷川實花與梵克雅寶之間關於花的對話,透過日裔建築師Tsuyoshi Tane 田根剛打造的展場空間,在梵克雅寶典藏與展覽總監Lise MacDonald在概念與意義層面的統整下,成功地為大家帶來一場花叢在時間流逝與飄忽距離之間的視覺盛宴。 感謝展覽<FLORAE>開幕記者會的機會,我很開心能與Mika Ninagawa蜷川實花與展覽總監Lise MacDonald談話,深度體驗這個展覽的美麗核心。


光影與鏡像在展覽場內交織


『這是我第一次與高級珠寶合作,也是我與巴黎place Vendôme芳登廣場珠寶世家合作的第一個經驗。』

--- Mika Ninagawa蜷川實花


Mika,巴黎第一次展出妳的作品是在1997年當時的指標性時尚概念店colette,現在妳再度來到巴黎,從90’年代到今天,妳對巴黎的感受是什麼?


Mika : 我想,比較起多年前在colette的經驗,這次與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合作的展覽在深度方面是更進步的,我對日本文化與法國文化的了解也有許多演進,再加上年輕人觀看事物的角度從過去到今天有細微的改變,我非常希望新世代能夠來欣賞這個展覽,分享他們的經驗。至於我本身被巴黎影響的面向有許多,我去的每個地方都那麼美,因為我在大學時主修藝術,所以每一次在巴黎的美術館都獲得許多啟發。例如我很喜歡羅丹美術館,雕塑不算是我偏愛的藝術形式,但是我喜歡Camille Claudel (卡蜜兒·克勞戴爾),在這裡可以同時看到羅丹與卡蜜兒的作品。


花在妳的攝影作品中幾乎算是一種重要的靈魂,為什麼妳如此地熱愛花?


Mika : 我在攝影過程中,完全是自我的反射,譬如現在身處的空間光線很美,就會很自然地帶給我一種感受,而這種感受也就會成為攝影作品。我想攝影是捕捉我情緒最完美的方法,情緒能反射成為我的攝影作品中的美學。我試著去捕捉到稍縱即逝那一瞬間的美,讓它永生,而花,處在不斷演化的狀態下,終究會凋零,我想要保存在那個確切時刻下被我所感覺到的那種美。我希望藉由攝影讓生命短暫的花化為永恆。


妳住的地方或是工作室有很多花嗎?


Mika : (Mika先以笑聲的方式表示其實沒有)…在春天的時候我總是非常忙,因為我要把握花在不同地方盛開的短暫時刻,一知道哪裡有花開,我就會充滿動力立刻奔去,即使有時候那些花到最後並沒有出現在我的照片裡。


為了這個<FLORAE>展覽中呈現的攝影,妳使用傳統相機底片拍攝還是數位相機拍攝?


Mika : (Mika再次指著展覽目錄的封面) 例如這張照片,是用數位相機拍攝的,但在展覽現場也可以看到許多照片是以底片所拍攝而成的。


展覽中最喜歡的一件珠寶作品?


Mika : 很難決定,不過反反覆覆後,我會選1938年的Cornflowers bouquet clip (矢車菊花束胸針),從這件珠寶作品上可以感到微風吹拂出來的線條。看到實體珠寶作品的感受是很強烈的,在籌備展覽的準備期間,我只透過數位媒介的方式來看即將展出的珠寶作品,直到昨天在完成的展覽現場觀賞珠寶作品實體,那種感覺就像你在家裡看完一齣舞台劇後,接著真正走進劇院欣賞到同一齣劇所帶來的興奮與震撼。


妳在2007年33歲的時候拍攝了第一部電影,至今推出了5部影片,身為攝影師與電影導演最大的不同之處是什麼?


Mika : 我在攝影照片時的情緒是更強烈的,當我從鏡頭感受到美,美感的成果就這樣出現,然而在執導影片的時候,我需要去溝通,與演員溝通以這種方式或那種方式來表演,總是需要向團隊解釋我的感覺,這就是攝影師與導演最大的不同之處。


『比較Mika與珠寶世家對瞬間永恆的觀點是很有趣的。』

--- Lise MacDonald梵克雅寶典藏及展覽總監


您似乎與亞洲的淵源很深厚,能否談談您的經歷?


Lise MacDonald : 我從小成長於菲律賓,離台灣很近,所以這個地區對我來說就像是我家鄉。多年後在新加坡生活9年期間為ArtScience博物館策展,也是在新加坡生活與工作的這段期間、大約在2014年我與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相遇,那時候我正在策劃一個展覽<The Art and Science of Gems> 於2016年在新加坡揭幕,這個關於礦物學、寶石學、與珠寶藝術的展覽後來也來到巴黎的法國國立自然歷史博物館舉行。4年前,我正式成為Van Cleef & Arpels世家的一份子。


能否為我們解釋您在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的角色?


Lise MacDonald : 我是梵克雅寶典藏及展覽總監,負責珠寶世家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的典藏,我的角色並非去領導創作當代珠寶系列作品,而是去豐富不同工作室與團隊在創造當代珠寶系列作品時的養分。


在<FLORAE>展覽的籌劃過程中,是您與亞洲藝術家合作的第一次嗎?


Lise MacDonald : 這不是第一次,不久前在京都已經與日本藝術家Sou Fujimoto合作過展出,為了珠寶世家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多樣的展出活動,也與不同的傳統日本工匠合作過,我的角色是結合不同團隊來豐富當代創作,藉此讓珠寶典藏以主題呈現去貼近大眾。

在<FLORAE>展覽之前,您已經認識Mika蜷川實花嗎?


Lise MacDonald : 在這之前我個人並不認識蜷川實花,是Nicolas (梵克雅寶全球總裁及首席執行官Nicolas Bos)在90’年代就與蜷川實花結識並開始籌劃多種合作的可能性。這是珠寶世家梵克雅寶很大的特色,與藝術家合作,並給予他們 “Carte Blanche” (法文) 自由發揮的空間。當我在聆聽Nicolas與蜷川實花的談話時,很被那種稍縱即逝瞬間與永生的對應概念打動。蜷川實花攝影作品與梵克雅寶珠寶藝術的表現方式的確非常不同,但當我們將兩者放在一起,就成為彼此相輔相成的元素,這兩種幾乎是對比的風格在靈魂本質深處中竟是如此地相似,因為在藝術上的訴求是一致的。


在即時數位溝通的今日,您是否也必須試著去籌劃一場易於大眾消化的展覽?


Lise MacDonald : 在籌劃一個展覽前,首先必須要問自己兩個問題,第一,我們希望傳達什麼訊息,而每個展覽要傳達的訊息是很不一樣的;第二個問題是,我們希望向誰溝通,在問過自己這兩個問題並擬出答案後,就不需要去將分析複雜化,去想太多針對大眾去說話的策略,接下來關於訊息接收的選擇權則放心地交還給大眾。


您希望參觀者在<FLORAE>展覽中獲得什麼?


從感官到肺腑體驗到的絕妙(merveilleux) ,花卉之美的無窮無盡(infini)。不需要跟隨編年史的順序,從橫跨1920至2000年代超過100件花卉靈感珠寶典藏中,透過「寫實」、「花束」、「抽象」 三個層面,感受到將永恆賦予流逝瞬間的美。■


Mika Ninagawa蜷川實花在_FLORAE_展場


典藏及展覽總監Lise Macdonald在_FLORAE_展場


*<FLORAE>展覽於2021年9月10日至11月14日於巴黎芳登廣場 Hôtel d'Évreux舉行


by Gene Ku 簡兢谷


如經轉載,請註明出處,尊重智慧財產權。

304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