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 CLEEF & ARPELS巴黎展覽FLORAE交織蜷川實花攝影與梵克雅寶工藝的花花迷宮

讓珠寶作品與藝術家作品對話一直是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的傳統,因為梵克雅寶依然深信高級珠寶不只是商品,更是一種裝飾藝術,珠寶更值得被其他的藝術形式讚嘆,以藝術創作讚頌珠寶工藝,其最多面並夢幻的實際體現,莫過於2021年9月初至11月中旬於巴黎place Vendôme芳登廣場舉行的展覽<FLORAE>。花卉。


花卉珠寶作品閃耀於花卉攝影藝術裡。這個展覽的起源可說緣起於Mika Ninagawa蜷川實花。2017年,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與蜷川實花邂逅相識,並建立出一種創意共識,2018年,珠寶世家邀請她於巴黎組織一場花卉展,此意念後來就促成了展覽<FLORAE>的誕生。 說起Mika Ninagawa蜷川實花,這位與台灣淵遠匪淺的日本攝影藝術家,因她標誌性的花卉影像風格,多次為台灣時尚雜誌拍攝,還曾經於2016年台北當代藝術館舉辦她出道以來最大的回顧展。在這次巴黎place Vendôme芳登廣場舉行的展覽<FLORAE>中,將蜷川實花迷幻華麗近乎kawaii的高飽和度攝影,透過玩弄顏色與光線間的互動形式,讓珠寶作品、攝影作品、展場建築三個面向共同營造出自然與人造之間的迷宮,讓蜷川實花觀看花的方式與我們欣賞珠寶作品的視角形成稍縱即逝的對比。這場蜷川實花與梵克雅寶之間關於花的對話,透過日裔建築師Tsuyoshi Tane 田根剛打造的展場空間,在梵克雅寶典藏與展覽總監Lise MacDonald在概念與意義層面的統整下,成功地為大家帶來一場花叢在時間流逝與飄忽距離之間的視覺盛宴。 感謝展覽<FLORAE>開幕記者會的機會,我很開心能與Mika Ninagawa蜷川實花與展覽總監Lise MacDonald談話,深度體驗這個展覽的美麗核心。


光影與鏡像在展覽場內交織


『這是我第一次與高級珠寶合作,也是我與巴黎place Vendôme芳登廣場珠寶世家合作的第一個經驗。』

--- Mika Ninagawa蜷川實花


Mika,巴黎第一次展出妳的作品是在1997年當時的指標性時尚概念店colette,現在妳再度來到巴黎,從90’年代到今天,妳對巴黎的感受是什麼?


Mika : 我想,比較起多年前在colette的經驗,這次與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合作的展覽在深度方面是更進步的,我對日本文化與法國文化的了解也有許多演進,再加上年輕人觀看事物的角度從過去到今天有細微的改變,我非常希望新世代能夠來欣賞這個展覽,分享他們的經驗。至於我本身被巴黎影響的面向有許多,我去的每個地方都那麼美,因為我在大學時主修藝術,所以每一次在巴黎的美術館都獲得許多啟發。例如我很喜歡羅丹美術館,雕塑不算是我偏愛的藝術形式,但是我喜歡Camille Claudel (卡蜜兒·克勞戴爾),在這裡可以同時看到羅丹與卡蜜兒的作品。


花在妳的攝影作品中幾乎算是一種重要的靈魂,為什麼妳如此地熱愛花?


Mika : 我在攝影過程中,完全是自我的反射,譬如現在身處的空間光線很美,就會很自然地帶給我一種感受,而這種感受也就會成為攝影作品。我想攝影是捕捉我情緒最完美的方法,情緒能反射成為我的攝影作品中的美學。我試著去捕捉到稍縱即逝那一瞬間的美,讓它永生,而花,處在不斷演化的狀態下,終究會凋零,我想要保存在那個確切時刻下被我所感覺到的那種美。我希望藉由攝影讓生命短暫的花化為永恆。


妳住的地方或是工作室有很多花嗎?


Mika : (Mika先以笑聲的方式表示其實沒有)…在春天的時候我總是非常忙,因為我要把握花在不同地方盛開的短暫時刻,一知道哪裡有花開,我就會充滿動力立刻奔去,即使有時候那些花到最後並沒有出現在我的照片裡。


為了這個<FLORAE>展覽中呈現的攝影,妳使用傳統相機底片拍攝還是數位相機拍攝?


Mika : (Mika再次指著展覽目錄的封面) 例如這張照片,是用數位相機拍攝的,但在展覽現場也可以看到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