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CHANEL香奈兒 2021/22度假系列探索大藝術家JEAN COCTEAU尚·考克多的詩人世界

"à ma chère Coco avec ma tendresse et ma reconnaissance profondes"給我親愛的Coco,用我深層的溫柔感情與感激。」 –Jean Cocteau尚·考克多,1926年6月12日

任何關於法國大詩人、劇作家兼藝術家Jean Cocteau尚·考克多的一切,都是一種非「詩」莫屬的書寫,從文字表達到視覺表現皆然。他於1959年拍攝、1960年推出的電影「Le Testament d'Orphée奧菲的遺言」是一位詩人面對生命時其視野最敏感的極致。電影場景發生在南法普羅旺斯小鎮Les Baux de Provence雷伯城的「Carrières de Lumières 光影採石場」,這個被陡峭岩石環繞的古歷史山城,曾經是開採白色石灰岩建材的產地,岩壁呈現出特有的白色交融近乎米色金的光影景觀氛圍,讓大藝術家Jean Cocteau尚·考克多毅然在此執導創作出「Le Testament d'Orphée奧菲的遺言」這部像是以光影書寫出詩篇的前衛電影。而在這裡,從光影到顏色,也天造地設般像是為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而生的美學與精神世界。Jean Cocteau尚·考克多與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這兩位交情非常好的經典法國文化人物符號,彼此在生前留下多次書信交換,字字透露著心連心的相惜,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為Jean Cocteau尚·考克多詩人世界裡的人物著裝,Jean Cocteau尚·考克多以文字為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的時尚世界造型,兩人的關係啟發了CHANEL香奈兒現任創意總監Virginie Viard維吉妮維婭以黑白分明的文學藝術感來詮釋CHANEL 香奈兒2021/22 Cruise度假系列,發表秀場景也貼切地選擇在電影「Le Testament d'Orphée奧菲的遺言」的拍攝地「Carrières de Lumières 光影採石場」,與服裝系列共同創造出鮮明的圖像意境。


「因為Jean Cocteau尚·考克多電影的簡約、精確與詩意,讓我想要打造一系列非常乾淨俐落的服裝,以明亮的白色與深黑色,打造出精確分明的雙色元素。」Virginie Viard維吉妮維婭說。同樣深受Jean Cocteau尚·考克多與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的鍾愛,沒有什麼能比這黑與白兩種顏色更能捕捉光與影,南法普羅旺斯特有的陽光色澤照耀在「Carrières de Lumières 光影採石場」米白色岩壁,展開一篇追憶屬於Jean Cocteau尚·考克多與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兩人藝術觀世界的時尚詩集,Virginie Viard維吉妮維婭讓來自Jean Cocteau 尚·考克多的繪圖元素躍上CHANEL 香奈兒2021/22 Cruise度假系列的服裝設計,平行對比著電影「Le Testament d'Orphée奧菲的遺言」異境中的馬頭人,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在巴黎康朋街31號寓所中的動物雕像擺設如獅子、人面雌獅身、銅鹿…等,皆化為超現實主義的手繪印花,穿插著印花與繁星般的刺繡點綴下,透過黑色蕾絲斗篷為這篇帶有極致摩登感的時尚詩篇標出最迷人的句號。

Jean Cocteau尚·考克多本人正是電影「Le Testament d'Orphée奧菲的遺言」中與馬頭人擦肩而過的那一位詩人,這部電影於Jean Cocteau尚·考克多去世前三年問世,關於生與死的意識辯證,Jean Cocteau尚·考克多對於這個世界而言太過於敏感,「我不認識他,我認得他。」,一如他與另一位傳奇”夥伴” Jean Marais的宿命。Jean Cocteau尚·考克多在 1937年為劇碼「Œdipe-Roi伊底帕斯王」選角時遇見美男Jean Marais,從此開始他為愛煎熬、為愛創作的“伴侶” 生活,那段期間Jean Cocteau尚·考克多絕大多數的創作都是為了Jean Marais,所撰寫的劇本一旦登上劇場或電影,必定向主理人施加壓力非由Jean Marias演出不可。「我可以給你榮耀,而這是這個劇本唯一最真實的成就,唯一算數的成就,唯一讓我熾熱的成就」。Jean Cocteau尚·考克多在一封給Jean Marais的信中這樣書寫著。而Jean Marais一如所有美男的作風,從未停止在Jean Cocteau尚·考克多燒著妒火寫作的房間隔壁,與眾多其他一夜情人從白天耗到夜晚,同時將Jean Cocteau尚·考克多視為人生最高標準 :「我做過太多蠢事,尤其在Jean Cocteau尚·考克多旁邊更顯得自己的愚蠢,他的才華與智慧是那麼高的標準,努力向他學習都改變不了自己的駑鈍,但跟他一起生活,可以讓自己本來很低的水準高出一點點。Jean Cocteau尚·考克多具有一切,我只是他的手指。」Jean Marais說。這段被視為傳奇的”夥伴” 關係,在當時對內幕知情的人並不多,其中最有名的正是Jean Cocteau尚·考克多的摯友 –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再傳奇和瘋狂的愛都沒有絕對的答案。Jean Cocteau尚·考克多一向只喜歡有錢的女人和窮小子,但他腦中的烈愛和肉體牢籠仍是帶給他無盡折磨的Jean Marais,一直到他另一位摯友– 法國傳奇歌姬Edith Piaf去世後6個小時,Jean Cocteau尚·考克多相繼離開人世。當年是1963年。


圍繞在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生活周邊的人物,簡直是探索不完的故事寶藏,這些寶藏盡是藝術,盡是文學,盡是詩。詩與文學激發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創作出如自身魅力般低調、摩登且永恆經典的風格。Jean Cocteau尚·考克多曾如此形容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神奇的是,她以自己的規則,在時尚界闖出一片天,如畫家、音樂家與詩人般,將無形的高貴注入於繁華的上流社會。」


「最終,其實就是她這些友誼邂逅讓我越來越鍾愛她:因為她的生命故事,讓我們認識了與她一樣精彩非凡的人物。」CHANEL香奈兒現任創意總監Virginie Viard維吉妮維婭下著註解般闡述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的世界。



位於南法普羅旺斯小鎮Les Baux de Provence雷伯城的「Carrières de Lumières 光影採石場」成為CHANEL 2021_22 CRUISE香奈兒度假系列發表秀場地 © CHANEL


現任創意總監Virginie Viard維吉妮維婭與眾模特兒在CHANEL 2021_22 CRUISE香奈兒度假系列發表秀 © CHANEL


黑色蕾絲斗篷是CHANEL 2021_22 CRUISE香奈兒度假系列的亮點


Jean Cocteau 尚·考克多繪圖元素躍上CHANEL 2021_22 CRUISE香奈兒度假系列的服裝設計



Jean Cocteau 尚·考克多的手繪稿曾經在南法 Hyères festival 耶爾國際時尚攝影藝術節展出


Jean Cocteau 尚·考克多於1960年推出的電影《Le Testament d’Orphée 奧菲的遺言》



By Gene Ku

如經轉載,請註明出處,尊重智慧財產權。

185 次瀏覽0 則留言

​歡迎訂閱風格行銷資訊,掌握第一手資訊!